央廣網北京10月21日消息(記者湯一亮 高爽)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正在北京召開的十八屆四中全會,首次在黨的中央全會上研究全面推進依法治國重大問題。中國之聲推出特別策劃《法治中國,我的故事》。繼昨天的立法故事之後,今天來聽聽執法的故事。
  今天的中國,“嚴格執法”四個字,已經增加了許多新內涵:越來越多的經濟和科技領域案件,要求執法人員素質更高,跨界合作能力更強;社會民生的變化,要求嚴格執法不能簡單粗暴,而要文明執法、公正執法、人性執法。
  雷鳴中等身材,戴著一副金絲眼鏡,看上去像一位普通職員。然而,他既不叫雷鳴,也不是職員。他的真實姓名,只有親人和同事知道;他的真實身份,是“獵狐2014行動的緝捕隊員”。
  雷鳴:緝捕組的辦公室,每個房間都有許多行李箱,24小時隨時待命,隨時可能出發。
  雷鳴和獵狐2014的隊友們,專門負責抓捕潛逃到境外的經濟犯罪嫌疑人。幾天前,他們剛剛從泰國回押解回涉案金額高達8億的張某、何某及其女兒。此案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
  雷鳴透露說,跨國追捕,有時比美國電影演的還要難:
  雷鳴:由於國外的執法條件和執法環境和國內的差別非常大,中國警方在當地沒有任何的執法權,最大的困難主要是跟當地執法部門的溝通。
  根據中國警方提供的線索,泰國警方將逃犯蹤跡鎖定在泰國北部的清邁大學城周邊四公里範圍內。
  雷鳴:當我們到達現場的時候,緝捕組的成員就傻了,人口非常稠密,環境也非常複雜,要從幾萬人的區域找出我們的逃犯,就像大海撈針!
  泰國30名警員租用小摩托,頂著炎炎烈日穿梭於狹窄的衚衕和街道之間。中國警員跟隨協助,因為在泰國人眼中,中國人都長的差不多,怕辨識錯誤喪失良機。
  雷鳴:每一個酒店、每一間公寓,每一間餐館,每一個泰語培訓學校都進行了走訪。
  兩天半地毯式搜索之後,結果令人失望,是情報有誤?還是犯罪嫌疑人聞風潛逃了?就在泰國警方喪失信心的時候,中國警方咬牙挺住,終於在第三天晚上,戲劇性的一幕發生了:
  雷鳴:商場一樓往二樓走的扶梯,旁邊就是二樓到一樓的扶梯,一對看似中國夫婦從二樓下來,就在擦肩而過的一瞬,大家一看,這個人怎麼這麼熟悉?
  警方確認,這就是要抓捕的犯罪嫌疑人。
   抓捕現場:
  ——你叫什麼?哪裡人?中國人?
  ——對。安徽的。
  ——什麼時候來的這邊?
  ——三、四個月。
  警方迅速搜查了他們的藏匿地點,起獲大量現金、銀行卡和金銀首飾。張某一家告訴警方,在泰國幾個月的日子並不好過:
  張某(犯罪嫌疑人):不是不好過,非常難過。
  何某某(犯罪嫌疑人):吃了四個月的黃瓜,中午拌黃瓜,晚上又拌黃瓜,不捨得買菜。
  他們以遣返的方式被帶回移交警方,目前正依法展開調查。雷鳴的辦公室掛著一張世界地圖,上面標註犯罪嫌疑人潛逃的國家,已經有90多個。他說,作為一名一線警察,四中全會所說的“嚴格執法”,離他並不遙遠:
  雷鳴:最重要的是立了案要把逃犯抓回來,受害群眾的損失是否能夠追回,法律的尊嚴能否維護,社會公平正義能否彰顯,這是嚴格執法的體現。  
  譚喬:咱們前方這一輛電動自行車不僅是載著人,而且這騎車的人呢,手也不把那個方向把住,整個人呢是趴在那個車上的,難道是在用嘴開車嗎?
  對話里出現的交警就是著名的譚喬警官,成都電視臺的《譚談交通》欄目因為他而紅遍網絡。說到執法,很多人,特別是有車族們,首先想到的就是交警,大家多麼喜歡像譚喬這樣既嚴格、又幽默的“譚氏執法”。
  譚喬: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兒,燒花鴨,燒雛雞兒,燒子鵝,滷煮咸鴨……
  譚警官不僅口才出色,還經常會在節目里即興唱上一段改編的歌詞,
  譚喬:爸爸,電動自行車可以載人嗎?你得說了,不能載,那為什麼載著我和媽媽,你有得說了,所以我們是危險一家。
  成都十月的早晨下著矇矇的霧,中國之聲記者貼身近距離體驗“譚氏執法”。譚喬1米78的個子,合身的警服,攔下交通違章者的時候也保持著微笑:
  譚喬:你好同志,請出示您的駕照好嗎。
  譚喬:別叫叔叔啊,咱們見面就叫叔叔了,我有那麼老嗎,你們就叫聲哥哥就可以了。何師傅沒有正確的使用安全帶。
  何師傅:勒的我肚子不舒服。
  譚喬:就是你只是把安全帶上面那個,拉著肩膀的那一塊套上了,一旦有緊急情況,整個人會向前沖,脖子這邊血呼呼的流著,很有可能的如果你正確的使用這個安全帶,就即使是引發了交通事故,能夠減少死亡57%以上,
  何師傅: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譚喬:好吧,那你從這個外地來,來就遇到譚警官了,這個算是緣分。
  何師傅:高興是高興但不是好事兒。
  譚喬:不是好事兒啊?其實是好事兒,你今天遇到譚警官了,把你不良的駕駛習慣改正了,下次就安全了。
  街上認識譚警官的人很多,大家熱情地和他大擺“龍門陣”:
  群眾:我們肯定要遵守,大家全民參加,生命只有一次。
  譚警官和記者說,交警能夠順利的執法,也離不開大家的支持。
  譚喬:有個女的,在微博上說,每次開車出來的時候,他的孩子很小,都說,媽媽你不要被譚警官抓到了,你要遵守規矩。
  記者:大家看到你好像都挺開心的。
  譚喬:其實法律是很嚴肅的,但是我們也沒必要繃著臉執法。
  最後,聊到四中全會,譚喬告訴我,他相信嚴格執法和人性執法是一致的:
  譚喬:人性執法,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站在對方的角度去考慮。
  嚴格執法是實現司法公正權威的基本前提,但嚴格執法不等於粗暴執法,國家行政學院法學部主任胡建淼認為:
  胡建淼:十八大以來,我們黨關於法治中國的理論突出一個“嚴”字,可以說,我們國家的治理已經進入到一個嚴格的常態。我們強調嚴格執法,同文明執法、人性執法、以人為本是沒有衝突的。因為嚴格執法是國家的各種法律法規必須得到實施,有關組織、個人、任何人在法律面前沒有特權。
  胡建淼相信,以往執法中存在的問題,如粗暴執法擾民、尋租執法頻發、彈性執法不公等問題,將通過此次會議對依法治國的落實而得到更好地解決。  (原標題:[法治中國 我的故事]第二篇:嚴格執法)
創作者介紹

cooper

lwqsx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